以爱之名:领跑二次元手游赛道的上海游戏人 游戏

2020-05-19
功夫不负“有爱”人。

大概是一年前,《银魂》正式完结之际,一位名为“N.ec鱼丸”的B站UP主时隔8年在其2011年自制的一则《银魂》混剪视频(该视频总播放量已过千万)下置顶了一段留言,大意是:

在人生最懵懂的年代遇到了银魂,从此改变了一生的轨迹,从一个二流大学的全系旷课第二名到接触视频制作,再到入职企鹅,继而自立创业。

鱼丸的这条留言点赞数近2万

鱼丸创立的公司是上海蛮啾网络,其创业伙伴是Yostar (悠星)CEO 姚蒙同人社团的社友林书茵,而由蛮啾联合勇仕开发、鱼丸担任制作人的游戏在圈内还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碧蓝航线》

就在《碧蓝航线》2017年底登顶日本iOS畅销榜的时候,《少女前线》前主美海猫络合物早已悄然离开散爆网络,他的下一站是同在上海的鹰角网络,只是角色变了,这次由海猫亲自操刀新作的制作工作。

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鹰角的首款作品《明日方舟》上线后连续1个多月跻身国内iOS畅销榜前10,是2019年当之无愧的现象级产品。

回顾国产二次元手游发展史,短短几年诞生了数个令人艳羡的业界神话。它们是细分赛道突围的代表,是小厂颠覆大厂统治的希望;更让游戏人欢欣鼓舞的是,这些作品的制作人、创始人既可以是中国美术学院建筑系毕业的“学霸”,可也绝不排斥像鱼丸那样的二流大学“学渣”。

二次元手游风起云涌,创业圈一时多少豪杰百舸争流各擅胜场,但如果你细细咀嚼又会发现,蛮啾、Yostar也好,散爆、鹰角也罢,尽管台上的角色在不停流转,其实舞台的中央从来没走出过那个老地方——上海

一如其别称“魔都”所象征的,今时今日的上海俨然已是中国二次元手游圈,乃至整个ACG文化圈的“魔幻圣都”。

偶然还是必然?

没人可以确切说出上海二次元文化从诸多一二线城市中脱颖而出的具体时间,但现在再去复盘这一切时,许多人愿意相信变局的节点发生在《战舰少女》之后。

2014年9月,上海幻萌网络开发的《战舰少女》正式上线,并迅速吸引了此前凭舰C(《舰队Collection》)沉淀的一大批军武类二次元玩家。那是还处于智能机蛮荒时代的国内手游厂商第一次见证国产二次元手游的能量,一扇前所未有的的机遇之门正向所有人敞开。

2015年,羽中(《少女前线》制作人)带着《少女前线》亮眼6月的上海CP展,当时参展的大多数人大概不会想到,这款脱胎于独立游戏《面包房少女》、仅仅做了UI的产品日后会获得那么大的成功——两年多后,《少女前线》拿下韩国畅销榜第一,创下当时国产二次元手游在海外的最佳成绩。

洞悉到机会的不只是来自上海的团队,据第一弹游戏运营负责人老白回忆,那时候武汉也有支同人团队做了款名为《恙化装甲》的二次元手游,但它远没有《少女前线》那么幸运,这款作品开发半途即宣告流产,最终无缘与玩家见面,彻底湮灭在移动互联网的历史长河里。

在老白看来,所谓的国内二次元手游厂商格局,或许从那一天便划定了:二者由同一个起点出发,却导向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自那时起,强者恒强,弱者恒弱——“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大家一厢情愿地认定你可以做成这件事,认定上海的团队更有机会。”

正如业内总习惯将游戏称为产品那样,老白觉得游戏说白了就是资本本身,资本是趋利的,它在悄无声息中润滑着产业链上的每一个齿轮。当上海的某支团队撕开了突破的缺口,资本便蜂拥而入,由此带动的鲶鱼效应也得以刺激市场的上下游,而表现出来的结果即是产业的繁荣。

然而资本并不盲目。老白指出,上海二次元产业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地发展,仍在于其相对优渥的地域条件、国内领先的经济体量以及特殊的文化土壤。

上海二次元文化的双重土壤

1840年鸦片战争结束后,上海很快成为中国首批开埠通商的五座城市之一;1845年,英租界、法租界相继在上海开设,黄浦江畔的那方小小县城自此日益壮大。那之后的100年时间里,上海不仅发展为远东第一大都市,更是中国直接呼吸海外文化的首要窗口。

外滩景色

到了上世纪50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沪成立,其出品的《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优质动画是中国美术史上绕不过去的丰碑。同一时期,手冢治虫、宫崎骏、高元勋等日本动画业巨擘接连慕名而来,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动画人深度交流,传为一段佳话。

老白认为,不管是租界文化还是海派文化,实际上都是城市的沉淀之一,而早年的上美厂也像一枚种子,深深地埋在城市的文化底蕴里。“从长远来看,它们的影响很深远,你可以看作是上海最早接触这类文化的一个基点。你既然比别人早,得到了成长,那自然有机会生长得比别人好。”

从前,上美厂也是“凡属出品必出精品”

而这反映在文化发展上最直观的表现莫过于一座城市对于边缘文化、亚文化的包容能力。

在上海,萝装、汉服、cosplay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物,人们不再对身着它们的群体评头论足,“因为大家默认它是组成城市文化的一部分,但在小一点的城市很可能就不是这种情况了,”老白在小城目睹过这种现象,“人们往往会回头注目这类服装,议论纷纷——说到底还是接受度的问题。”


通过5G云游戏新闻网小编的介绍,希望继续关注本网站带来更多游戏资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

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4243339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
3